注意!
您正在以舊網站格式來檢視消息項。在一些瀏覽器版本中可能會有顯示上的問題。

關閉

電競焦點:WGL 電競主持人側寫

內容


各位車長們,

在本篇電競焦點裡,我們會訪問兩位深受觀眾喜愛的主持人 Breaker 和 Edison。他們目前負責 WGL 電競的網路現場直播,提供精彩且深入的賽評和報導。

請收看我們的訪問影片,並請繼續閱讀,以了解一位專業的電競主持人是什麼樣子!

影片中第三位主持人 Alpha 最近因為個人因素離開了我們,他也許感傷地離開,但我們希望他未來一帆風順!


主持人

 

Benjamin 'Breaker' Novotny

 

Chen Chien Wei 'Edison'

 

如果你曾經在網路上看過,就會注意到 Breaker 和 Edison 在主持風格方面可說是各有擅場,一個人專精於令人振奮的即時賽評,另一人則是不斷地提出具有洞察力的敏銳深度分析,帶給玩家知識。

Breaker 說:「我的拿手之處就是實況報導,這是我的主持重點風格,在戰車裡,我認為最需要注意的就是砲彈命中目標與否,以及是否有命中任何模組,特別是履帶。」

Edison 說:Breaker 是專業主持人,我的主持風格則比較像是隊長,就像是老師一樣,告訴觀眾應該要做或不要做什麼。這有點不像是主持人。我在直播中的角色比較像是告訴觀眾為什麼某隊要做這件事。」

Breaker 很快地插嘴:「Edison 擁有我所缺乏的分析技巧,他是《戰車世界》的活字典」,Edison 同意:「如果他對遊戲有什麼問題,都會問我。」

組隊作戰

因此我們可以很清楚看到 Breaker 和 Edison 雖然不一樣,但他們配合得相當好,也會互相稱讚。他們共同出現的時候,除了組成主持團隊工作之外,他們先前也在同一隊一起玩《戰車世界》。在2013年十一月,Breaker 加入yoe Flash Wolves(就是黃金級冠軍 Horsemen 的前身),而 Edison 就是隊長。

Edison 在頂尖《戰車世界》戰隊 yoe Flash Wolves 和 IAF 待了兩年的時間,成為專業選手,而 Breaker 當時是在台灣領先業界的電競轉播媒體 TeSL 工作,擔任主持人。他發現《戰車世界》時正在觀察台灣主持界的多樣化內容,剩下的就像他們所說是歷史了。

但當時是什麼吸引他們參與主持工作呢?其中一個是熱情。Breaker 說:「我從小開始總是想要做這一類事情,心裡總是想著遊戲。現在看著別人現場打比賽,雖然對我來說不是選項,但卻可以讓我和數以百計的觀眾高興。」

 Edison 來說也是一樣,這是熱愛《戰車世界》的人一個很自然的人生階段:「我年紀太大了,沒辦法參加賽事,退休之後當主持人是個好主意,雖然我不再參加賽事,但我仍可以維持我身為專業選手的名聲。我依然熱愛遊戲和比賽,身為主持人,我不必花費太多時間但卻又可以繼續維持和這個領域的聯繫。」

遊戲:這是正經事

自從他們在一年前開始主持《戰車世界》以來,基本上就放棄參加比賽,把重點放在主持上。Breaker 說:「我認為有時候主持的壓力比較小,但總體來說我覺得主持人和專業選手之間有一條清楚的界限。如果我要成為專業選手,在我要比賽的時候就不能主持。而我也可能有機會接觸到一些其他隊伍不知道的資訊,這樣我的隊伍也許就會有不公平的優勢。」 

他們從專業遊戲領域退休也有出於現實考量,因為除了主持的工作之外,他們兩人目前都有全職工作。Breaker 說:「由於時間有限,這是個嚴重問題。我一週七天都要工作,沒有主持的話就是教英文。」

Edison 目前從商,將會在接下來幾個月裡在某間投資銀行擔任新工作,他說:「我有兩個小孩,如果我只做主持工作的話就會餓肚子,這是這個產業不幸的現實面,因為至少在亞洲這個產業才剛誕生不久,困難在於為這種職涯籌措專業、社交和財務支援太常被認為是不務正業。」

Breaker 說:「這件事的真相是世界上任何遊戲作品只有很少的主持人可以只靠全職主持過活,除了韓國以外,電競都還沒到那個層次,但我認為亞洲其他地方會迎頭趕上。」

電競在台灣

以上這些就把問題帶出來了:除了對遊戲的熱愛之外,還有什麼可以讓這些主持人堅持下去?也許如同 Edison 已經提到的,他可以和生氣勃勃的《戰車世界》社群維持聯繫,就只是成為其中一部分。

Breaker 說:「主持最值得的地方就是和粉絲互動,當我在台灣前往幾乎任何一個電競場合時,都會有人叫出我的中文名字(賓哥),也就是從我選的中文名字鈕洋賓衍生出來的,我很愛這種感覺。 

就像其他產業一樣,電競作為產業以及所有和遊戲競賽場合有關的行業是否能成功,都在相當大程度上取決於當地社會是否能給予充分支援。對 Breaker 和 Edison 而言,台灣到目前為止看起來是適合電競生根茁壯的。

Breaker 說:『總體來看,身為一名專業選手,我認為在這裡應該是會被接受的,例如我在台灣我可以跟計程車司機說「我是電競比賽主持人」,也許在台灣有一半的計程車司機會知道我在說什麼,不需要我再額外解釋。』

談到來自家人和朋友對專業電競事業的個人支持,他接著補充:「我不敢說我確定在台灣的每個人都因為職業電競的事業而和家人發生衝突,但我知道的是,在台灣有一些選手或主持人因為對電競的愛而使得大學教育受到影響,他們因而會休學或轉學。」

生活中的一天

因此,若要主持在這個世界上頗負盛名的線上遊戲,該如何準備?Breaker 透漏:「有一天當你真如想像一樣開始主持,沒有東西是可以預先準備的。當我剛開始主持 WargamingAsia 頻道時,我有點緊張,雖然我已經有在家直播兩年的經驗。

「至於主持人生活中的一天...絕大部分都是從工作或上課開始,接著也許是收看一些不同的直播來讓自己動腦想想主持時會用到的東西。」另一方面,Edison 則有另一種想法:「對我來說,我會在開始主持前檢查目前的狀態。我一般會和我的隊友一起練習,所以我總是會得知最新的比賽戰略,我不怎麼認真在準備個人打遊戲。」

當然,由於把個人的專業選手經驗和主持經驗融合的好處,我們的主持人最能夠了解如何把早已經精彩刺激的《戰車世界》電競變得更加引人入勝。

Edison 承認:「說真的《戰車世界》這個遊戲一點也不簡單,甚至對年輕朋友來說有點困難。但如果你是一名二次大戰或戰略遊戲的玩家,你一定會愛上它...我猜唯一的問題是比賽和通常玩到的隨機戰鬥一點也不一樣,如我我們想要吸引更多隊伍參加比賽、吸引更多觀眾看比賽,也許能用更親民的方式來舉辦比賽。」

「我一定要說,雖然《戰車世界》的實體活動比較少,但還是有很多、很多、很多人親自到場,只為看上一眼,因為這是他們最愛的遊戲,他們想要親眼看看,然後分享給朋友。我認為現在《戰車世界》最好的改進方式,從電競的角度來說,也許可以整合區域網路功能、或是設立區域伺服器以降低斷線的可能性。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