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您正在以舊網站格式來檢視消息項。在一些瀏覽器版本中可能會有顯示上的問題。

關閉

前所未聞,馳騁戰場的球形戰車



戰車發展之路蜿蜒曲折,中間經過無數摸索和試驗才演變成後來的樣子。各國戰車開發的過程都是如此。見了史料中稀奇古怪、野心勃勃的構想,不禁讓人嘖嘖稱奇。

戰車的設計已經大致定了型之後,這類突發奇想就漸漸消失。譬如在1940年代,戰車主要的形式是履帶推動,有可旋轉的砲塔,上面安放一門主砲,車體內分隔為特定幾個區。這已成為共通標準,以當時的技術而言已經沒有改進的空間。任何偏離基本概念的設計都被視為異類,正常的工程師不會認真看待它。

1930年代,蘇聯中央國防委員會推出了不少光怪陸離的計畫。他們偏好推翻傳統的裝甲車輛。負責審核計畫的專員很快就對他們的創意喪失耐性。創意部門的構想絕大部份不經審核就宣告廢止。

令人費解的是,蘇聯兵工專家佛崔索夫的計畫構想居然沒被扔進垃圾桶。在蘇聯官方檔案記錄中還找不到批准研發的文件。這些文件可能已淹沒在國防部中央檔案之中,等著被發現。關於球形戰車的官方資料所剩無幾,只找得到後續衍生的SHT-1A和SHT-2T這兩型的資料。其中一型還實際參與過戰鬥。

佛崔索夫於1904年5月2日出生在奧倫堡。父親是編織工廠的領班,母親在他三歲時去逝。父親自己扶養他,常帶他上工,教他機器運作的原里,從小培養他對機械的愛好,並期望他能走父親的路。佛崔索夫在校的表現顯示性向偏偏數理,若不是1917年的俄國大革命,很可能就繼承了父親的事業。當俄羅斯陷入內戰,他的學業中斷。佛崔索夫的父親不認同紅軍,1919年離開故居,往東遷到高爾察克上將所控制的臨時政府勢力範圍。這個決定釀成了悲劇。他們在路上遇到高爾察克手下哥薩克騎兵襲擊。父親遭殺害,佛崔索夫逃回奧倫堡,左眼受了重傷。

內戰結束後,佛崔索夫移居莫斯科,在工廠當工人,同時在工廠附校唸書,後來到列寧格勒技術學院深造。1936年又回到原來的工廠擔任工程師。雖然眼睛受了傷,他獲准到機械與動力研究院繼續深造。1939年,佛崔索夫轉任莫斯科汽車工廠的製造部,參與了輕型戰車的設計與製造。由於思想靈活、技術專精,很快就獲得二級兵工技術士的頭銜。

1940年,佛崔索夫呈交給中央國防開發委員會一份名為「球形戰車」的中型戰車開發計畫。戰車的設計非常奇怪,車體是圓球形的,懸吊系統是兩具有彈性的鍊帶,由金屬和橡膠構成,上面有尖刺,藉以增加抓地力。佛崔索夫構想在車體上方安裝一門76mm主砲,動力則來自M-17汽油引擎,跟BT-7輕型戰車類似。

其中過程不可考,但「球形戰車」計畫不知怎麼居然獲得了批准。由於造型奇特,蘇聯主要的大工廠都沒有參與計畫。佛崔索夫親自領導位於維克撒的工作小組。

1941年4月,工作小組完成了「球形戰車」的試驗模型,準備測試。試驗模型跟原計畫的外型很不一樣。測試發現鍊帶不可行,改成由兩具更寬的履帶包覆著車體。履帶的設計容許輕易拆卸。戰車沒有履帶還能移動,但是機動性能驟降。這意味即使履帶受損,戰車仍有機動力。

戰車的武裝也變了。車體上方的主砲改成一座機槍砲塔。車體兩側各有一門L-10 76mm短砲身主砲,安裝在各自的轉軸之上。新的設計少了全方位的攻擊力,卻把火力加倍。由於機動性能優異,戰車可以輕易地轉向面對目標。戰車的平衡系統很獨特。由於陀螺效應,戰車行進很平穩,但是轉彎時很容易翻覆。佛崔索夫在車底安裝了一套壓艙系統:重四噸、能自我平衡的滾輪。不論戰車側傾的角度多大,滾輪永遠都是水平的。戰車的引擎則改用B-2柴油引擎。工程師一致認為柴油引擎更符合實際運用。

實際測試證實球形戰車的越野性能良好。它操控簡便,原地自轉如陀螺一般靈活,能輕易越過凹陷或壕溝。全力加速時,戰車能躍過1.2公尺高的斷面。然而球形戰車也有很多問題。帶動車體的邊緣部份容易變形,因為使用了不適當鋼材的類型。車內通風容易故障,造成廢氣累積。車內的地板常常卡在最不恰當的位置。儘管如此,球形戰車仍獲准進一步研發,獲得了正式編號:SHT-1A。

二次大戰爆發之後,球形戰車的研發進度大為減慢。生產部門優先得到大部份的資源,球形戰車的研發沒有被停止已經很難得,代表它的前景很被看好。原本指定使用的L-10砲被替換為造價較低的F-34,同樣的砲也用在T-34戰車之上。

1942年中期,佛崔索夫宣佈暫緩研發SHT-1A,同時展開新的研發計畫,發展另一型球形戰車:大約有35噸重的SHT-2T。SHT-2T比SHT-1A重了15噸,裝甲比較厚,體形也比較大。它各方面的數據都平平,相當於速度快的重型戰車,因此型號上有一個T字。設計師原來的構想是讓SHT-2T擔任攻堅的角色,負責突破敵人防線。為配合這個目的,車體兩側各裝備了一門152mm ML-20 1937年式樣的迫擊砲。這兩門砲能在行進間開火,主砲的轉軸有一套平衡系統,能抵消後座力。然而砲手的位置極為不適,因為每開一次火,砲手連同座位就會垂直上升一次。

1943年7月,蘇聯軍方在廢棄物堆放處測試SHT-2T,一同測試的還有SHT-1A的最後改版。SHT-1A裝備了85mm D-5C主砲,是兵工專家佩特羅夫不久前才研發出來的。雖然該型主砲的命中率極佳,佛崔索夫認為同時發展兩個計畫並不切實際,因此擱置了SHT-1A的研發計畫。經過多次測試與改進,蘇聯決定以實戰考驗SHT-2T能耐。1943年8月10,SHT-2T被送上鐵路台車,運到徹尼高夫,那裡正準備發動大規模攻勢。為了保密,戰車裝在條板箱內。根據貨運文件上記錄,裡面裝的是一種新型的硬式汽球,作用是航空器障礙物,要運往前線進行測試。

SHT-2T歸屬於蘇聯第二坦克軍的特殊坦克連,計畫讓它參與次要的進攻支線。然而1943年9月12日,德軍的攻勢打亂了這個計畫。德軍兩個摩托化步兵連先發制人,對原本計畫進攻的蘇軍師發動側翼攻擊。隨行作戰的還有六部Pz IV戰車和一部驅逐戰車。附近除了SHT-2T所屬的坦克連就沒有其他蘇聯部隊了。蘇聯部隊目前只剩下殘破的步兵連,兩軍於古澤卡農村附近遭遇。

球形戰車一出現讓德軍很困惑,有一度還停止開火,直到戰車開始加速往德國步兵的方向衝,隨行的還有兩輛T-34戰車。球形戰車衝到離德軍50公尺處時,他們還來不及部署反戰車砲。兩發迫砲立刻打亂了德軍的陣勢,接著一邊填裝砲彈,一邊以機槍朝德軍防線開火。德軍步兵連幾乎立刻開始撤退。德軍的Pz IV戰車部署在森林邊緣,它們朝球形戰車開火,砲彈卻無法貫穿弧形的裝甲板。SHT-2T的駕駛把車轉向敵人,德軍戰車只能倉促地向森林撤退。有一輛Pz IV的履帶不小心陷入凹洞之中,底盤觸地歪向一邊,車體不斷扭轉企圖脫困。SHT-2T朝它發了兩砲。一砲沒打中,另一砲直接把砲塔掀掉。

德軍終於回過神來,所有的武裝都集中火力攻擊古怪的戰車。特殊坦克連的士兵回憶:連德軍的機槍都不斷朝球形戰車開火,然而所有的砲火都被裝甲彈開了。有一砲終於打中了SHT-2T右側的砲座轉軸。一門毀了還剩另一門,證實了兩門主砲的效用。球形戰車迅速退回友方陣地,蘇軍順勢摧毀了德軍的反戰車砲。SHT-2T在實戰中展現了卓越的性能。蘇聯人民重工業委員會正式批准該型戰車擔任實戰任務。然而,量產球形戰車需要重新建立獨特的生產線,以至於始終沒有獲准生產。佛崔索夫大受打擊,仍舊努力工作。1944年1月,由於長時間工作與營養不良,佛崔索夫罹患傳染病,疾病迅速惡化為腦膜炎,1944年2月8日死於高爾基。

佛崔索夫死後,他的個人檔案之中還有一份名為「球形計畫」的藍圖。重量55噸的重型戰車,目標是取代IS-2重型戰車。計畫採用兩門122mm主砲,安裝在車體兩側的轉軸上。戰車的極速為每小時60公里,能在水下行進。可惜這輛戰車始終都停留在計畫階段。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