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您正在以舊網站格式來檢視消息項。在一些瀏覽器版本中可能會有顯示上的問題。

關閉

三頭巨獸

 

奧斯陸,1940年4月19日

悶雷般的巨響撼動了這座北歐城市。眼前出現恐怖的奇景:數隻鋼鐵巨獸在市街上行進。駐派當地的記者抓住機會不斷拍照。然而街道太窄了,找不到適當的角度好好展現這些戰車的英姿。

德國特地把這些戰車送到這裡,為的是向世人昭示:德國陸軍已捲土重來。它們的外觀的確令人怵目驚心。名字叫NBFZ,全名Neubaufahrzeug,即「新型工程車」。凡爾賽條約禁止德國擁有戰車,所以才取這個名字。

這型戰車1933年由萊茵金屬公司開始構想。1934年轉由克魯伯兵工廠接手,生產了三輛。它的體型碩大,有三座砲塔,車體上方結構笨重。然而裝甲僅有20mm,對於重型戰車而言很薄弱。

它的體型碩大,有三座砲塔,車體上方結構笨重。然而裝甲僅有20mm,對於重型戰車而言很薄弱。車上的門也非常多,一共有八個乘員出入口、四個維修口。

德軍對這型戰車寄予厚望,開發宗旨是穿破建築圍牆,與其他裝甲車輛戰鬥,並殲滅敵方人員。

德軍戰鬥群指揮官赫斯曼中尉對下屬三輛NBFZ深感驕傲。閱兵後的第二天,他看著報紙,滿意地點了點頭。全世界的人都看到了德軍的超級重型戰車。戰車是軍事強國力量的象徵,揭開了新的時代。

一切都按照德國的作戰計畫『威悉演習作戰』進行,德軍開始大舉侵略挪威。

 

莫斯科,1940年4月21日

你看到了嗎,帕洛夫同志?」史達林親自找來迪米崔‧帕洛夫,他是蘇聯的戰車開發部首長。與史達林會晤總是簡短又不拘形式。

帕洛夫用手彿過剃得很短的頭髮,點了點頭。桌上有一份報紙,照片中三座砲塔的德軍戰車十分醒目。

德國武裝起來了,」史達林的語氣曖昧不清,聽不出是讚美這個不可靠的盟邦,還是奚落談話的對象。帕洛夫同志,那我們呢

德國報紙喜歡刊登裝配廠或生產線的照片,數量很多,畫面卻總是模糊不清。這類新聞給人的印象是:德國有大批鋼鐵巨獸,隨時準備傾巢而出、席捲歐洲。

這些工廠勢必正在不斷地生產NBFZ三砲塔戰車,數量一定很龐大。事實是:總共也只造了三輛。然而歐洲各國並不知道。但並非每一個人都被它嚇唬到了。

迪米崔‧帕洛夫身經西班牙內戰,曾在實戰中操作過戰車。

史達林同志,我們武裝十分齊備。我們的戰車用柴油,有防彈設計的裝甲,裝備了足以貫穿敵方裝甲的火砲。舊型的T-26已保留作步兵協同戰車。新一代戰車正準備接替。

那我們開發一部三砲塔戰車如何?」史達林瞇著眼說。

帕洛夫一向覺得在「怪獸」動腦筋是浪費時間,只好客氣地支吾其詞應付過去。跟其他人不同,他對德國不存幻想,兩國爆發一場大戰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然而帕洛夫身為戰車開發部首長,把照片仔細地端詳了一番,下令將戰車的外形與大略資料歸檔,納入戰鬥識別手冊。

蘇聯專家不敢大意,所以都大大地高估了NBFZ的戰鬥性能。然而,德蘇爆發戰爭之後,NBFZ始終沒有登場。所謂「毋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吧!

 

挪威哈瑪,1940年4月20日 

赫斯曼中尉一大清早便依照命令,領著三砲塔戰車往哈瑪鎮出發。赫斯曼戰鬥群歸屬於196步兵師之下。挪威並不適於戰車作戰,令赫斯曼大感頭痛。然而他也身負使命,要試探戰車在多山地形會遭遇哪些問題。

對軍隊而言,最妙的莫過於把講得漂漂亮亮的理論派上用場」赫斯曼的老師常這麼說。史尼特先生是退伍上校,一次大戰少了一條腿。 

軍事專家莫不認定,在多山地形運用戰車近乎不可能。現在正好可以驗證這個想法。

挪威有大約十部輕型戰車,但德軍沒來得及跟它們交手。德軍攻擊凌厲令挪威措手不及。大城市如克里斯蒂安桑和卑爾根,第一天便已淪陷。

挪威軍甚至連反戰車武器都沒有。大部份的挪威士兵也只聽說過有戰車這種東西。其他的人則是鄉巴佬,連聽都沒聽過!

德軍戰車沿著狹窄的山道行進,路上遇到各種屏障、破敗的橋樑,過程一點也不順利。重型戰車很耗油,運送燃料的車輛經常趕不上行程。德軍原本認為橋樑是個障礙,後來才發現並非如此。不起眼的小橋都承受得了戰車。根據正式紀錄,這些橋樑負重不得超過五噸。

原本認為戰車不能通行的地形,也被他們克服了。砲兵有的時候根本無法即時趕到,讓NBFZ得以一展所長,取代了砲兵的作用。然而赫斯曼不同意某些專家的想法,不認為戰車淘汰了砲兵。然而有的時候他也不禁覺得「現代戰爭可以沒有火砲,不能沒有戰車」。

戰車最大的本事是破壞威力,讓敵我都感受得到。當然也有缺點:戰車砲的仰角不足,不適合山區作戰。敵人只要躲在高處就夠了。但即使如此,三砲塔的NBFZ還是有明顯的優勢。雖然只有三部車,赫斯曼打算讓它們發揮最大的作用。

但就在這個時候有一輛戰車被困在沼澤裡了。

紐豪瑟中尉!」赫斯曼打破常例用無線電呼叫NBFZ的車長,「紐豪瑟快回答!發生什麼事了?」

透一片雜訊中聽到對方的聲音:「 ...沼澤... 不能...

聽到「不能」赫斯曼氣了:「立刻把戰車拖出來!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但話沒說完,無線電就斷訊了。


紐豪瑟少尉身陷絕境,戰車的四周都是一片沼澤。乘員全體離開戰車,開始砍樹,把木塊放到履帶之下。引擎又吼又叫,戰車卻動彈不得。車頭一點一點地抬起,車尾漸漸往沼澤裡沉,而且越陷越深。

找拖車?

胡說八道!」紐豪瑟悶悶不樂地看著垂死的戰車,它的樣子像是一個奄奄一息的巨人。

秘密武器不能落入敵人手中!

紐豪瑟拿出一條骯髒的手帕擦臉,汗水流進他眼裡了。

把它炸了」他的聲音很小,聽起來很疲勞。

紐豪瑟這時的火氣很大,其他乘員都不吭聲,目光不敢直視。

爆炸聲響徹曠野。戰車裡有汽油,正熊熊地燒著。紐豪瑟看著燃燒的戰車,流下眼淚。

 

柏林,1942年9月20日

赫斯曼上尉剛從北非回到家鄉。戰爭已經如火如荼地展開,整個德國都臣服在它的腳下。 

僅存的兩輛NBFZ很久以前就已經送回來了。赫斯曼不清楚它們的下落。現在不時興三砲塔戰車,德軍又回頭生產單砲塔戰車。 

無論如何這三隻怪獸曾經威震全世界,赫斯曼心裡這麼想。世人不會忘記他們的,不管別人怎麼說,德軍裝甲兵二十三噸重的巨獸,曾經在挪威山區創下傲人的戰績。

赫斯曼在黑漆漆的街上走著。他的口袋裡有一份最新的任務,前往東線,去俄羅斯。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