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您正在以舊網站格式來檢視消息項。在一些瀏覽器版本中可能會有顯示上的問題。

關閉

戰史研究室:戰車城鎮戰,第一章

最受歡迎的 Harry Yeide 回來了!這週他將介紹美國陸軍裝甲部隊在二戰初期對戰車的應用與發展。

 

美軍戰車在二戰中的城鎮戰

當美國陸軍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對於戰車於城鎮戰的運用僅有簡短的指導。1942年裝甲部隊戰地指導手冊(FM 17-10)中強調“裝甲部隊應當集中運用,發揮壓倒性優勢火力,並打擊敵大後方重要目標…。裝甲部隊之進攻應當果敢神速以求自最有利方向突襲敵軍。”

並首度提及城鎮戰鬥為警語:「裝甲部隊應避免突襲設防城鎮。此類目標應交由摩托化步兵或與步兵協同進攻。」

整體指導如下:

城鎮戰鬥:

 a. 總則。
大體來說,裝甲車輛並不適於城鎮中交戰,尤其是大型城市。城鎮提供敵方大軍掩蔽、我方視野受限、減損火力效果以及部隊被交戰區域切割為小部。敵方反戰車武器、障礙物、破壞裝置以及地雷能在此類地點有效發揮。

b. 進攻城鎮。
裝甲部隊如可避免,應避免進攻城鎮。如必須進攻城鎮,城鎮必須先行包圍。正面進攻僅在城鎮遭包圍時方可實施。
(1) 包圍攻擊
配有火炮之支援梯隊由正面直接突襲,同時戰車單位由一側或兩翼截斷敵增援部隊並將城鎮孤立。如缺乏步兵,部分戰車單位由機槍掩護自正面主攻。
(2) 正面攻擊
此類攻擊僅能做為最後手段,或能突擊當地時方能實施。配有炮兵支援之步兵將負責主攻。驅逐戰車和戰車單位通常用於擊退城鎮確保後之敵方逆襲。當無步兵支援時,偵查與營部連可在戰車及炮兵掩護下發起突襲。

c. 城鎮防禦
當進行城鎮防禦時,步兵單位由驅逐戰車及炮兵支援防禦城鎮本身,而戰車單位作為預備隊攻擊意圖包圍城鎮之部隊。當戰車單位獨自行動時,應運用機動性在敵接近郊區前加以攻擊。 

而悲劇降臨在那些實際上必須在城鎮中作戰的戰車指揮官,步兵和裝甲兵間並未演練過協同作戰。本土裝甲部隊訓練課程也不包含戰車於城鎮戰之運用。 

本文將會大規模檢驗美國在義大利、德國和菲律賓之戰車於城鎮戰運用。

北非:城鎮戰之先聲

美軍戰車在北非幾乎並未遭遇城鎮戰,僅有少數在戰役之初期與末期發生。的確,這個問題從盟軍自1942年11月8日發起「火炬行動」( Operation Torch )登陸北非之始即存在。在早期的戰史研究室中,本人曾經總結第756戰車營 A 連第二排在摩洛哥( Morocco )的費達拉( Fedala )進行城鎮作戰的經驗。

第二次是於當年5月4日,向阿爾及利亞( Algeria )的碧澤鐵( Bizerte )進軍時,第751戰車營 A 連暫時配屬予第9步兵師所發生。自火炬行動( Operation Torch )登陸之始,第9步兵師未曾於戰車支援下進行協同作戰。5月7日正午之前,第894驅逐戰車營接獲命令偵查北面及東面之山頭,並且「肅清當地遭遇之敵」。單獨派遣裝甲部隊執行此類任務證明其欠缺跨兵種聯合作戰之概念。

第9步兵師再度要求該部單獨向碧澤鐵( Bizerte )推進,首輛車輛於1550時左右進入城鎮,並成為首支進入該城之盟軍部隊。第9步兵師指揮官 Manton Eddy 少將將首隻進入該城之步兵部隊之榮耀讓予配屬於其下之法籍部隊。相片證據顯示戰車協助步兵肅清少數城中頑強防禦據點。戰車部隊於當晚因遭受炮火攻擊而自該城中撤出。

Posted Image

一台隸屬於第751戰車營(中型) A 連的 M3 中型戰車於1943年5月8日在突尼西亞( Tunisia )的碧澤鐵( Bizerte )進行巷戰。(攝影部隊影片)

義大利:大規模城鎮戰之濫觴

卡西諾( Cassino )以及聳立於其後的山丘和本篤會修道院( Benedictine abbey )為古斯塔夫防線( Gustav Line )之關鍵。其也是第五軍截至目前為止所遭遇過最為堅固之堡壘化城鎮。第34步兵師和第756戰車營面對有利於敵方戰車、步兵和炮兵的地形上進行徒勞無功的進攻。這是美軍步兵和裝甲兵鐵與血的教訓,是雙方在戰術層面上欠缺有效直接溝通手段的最佳例子。

第756戰車營在該區的首次火力任務是提供其側翼的第36步兵師於跨越拉皮多河( Rapido River )一線時火力支援。中型戰車被當作炮兵來提供間接火力支援,營所配屬的6門突擊炮被編入炮兵單位中。和在太平洋戰場的情形一樣,突擊炮的成員受到發射後的廢氣所苦。 Roy Collins 回憶到:「有時組員會因為大量開火後燃燒火藥產生的廢氣感到不適而必須停止動作並到車外嘔吐。他們吐完後就馬上回到車內繼續奮戰開炮。」

第34步兵師的任務是從拉比多河( Rapido River )北面橫越卡西諾( Cassino ),控制卡斯泰萊奧內山( Monte Castelleone )後,從後方奪下卡西諾山( Monte Cassino )。卡西諾( Cassino )是美軍裝甲兵首次接受大規模城鎮戰的洗禮。第756戰車營和第34步兵師在1944年2月2日成為首隻進入卡西諾( Cassino )的盟軍部隊。該營隨後部屬一隻由3個中型戰車連和步兵133團3營組成的混編部隊。其由 David Redle 中尉指揮,任務是步裝良好協同下,由迫擊砲和突擊炮提供火力和煙幕掩護進攻。當部隊沿拉皮多河( Rapido River )南方推進時炮兵提供煙幕掩護,步兵應與戰車緊密行動。

Posted Image

0730時,3營向團部回報:「我們已經出發。戰車和我們一起移動。」

「要你的部隊清一條道路出來給戰車作戰。戰車正在交戰中嗎?」

「是的,長官。」

部隊協同推進,在前方300碼處施放煙幕並淨空該區,然後不斷重複此程序。戰車向前推進了500碼,直到路旁出現一個德軍碉堡並遭受手榴彈攻擊。 Redle 的機槍手迅速解決這個碉堡。但 Redle 擔心剛剛通過的區域有其他偽裝的戰地工事,因此下令縱隊從頭再掃蕩一遍。這次美軍發現約150名德軍士兵。只要機槍向美軍開火,戰車就立即解決該火力點。部隊推進到4英呎深的河流前,工兵部隊前往協助戰車渡河。當步兵超越戰車推進速度時, Redle 下令只准使用機槍和穿甲彈( AP )射擊以避免誤傷步兵。

Posted Image

編號 C-14 的 M4 戰車(隸屬於 C 連第3排)在1944年2月8日的拉比多河( Rapido River )北面的卡西諾( Cassino )陷入爛泥中。(來源:756戰車營)

當戰車推進到卡西諾( Cassino )附近時,他們被迫通過一條在拉比多河( Rapido River )高河堤與卡西諾山( Monte Cassino )的斜坡之間的柏油路,而其他區域為河床,因此僅有首輛戰車能夠開火。當煙幕消散時這成了問題,1100時許部隊遭到卡西諾( Cassino )郊區偽裝的自走炮攻擊。第一發自走炮炮彈擊毀一輛河床中的 M4A1 的艙門並擊傷車長。第二發在 Redle 指揮的第一輛車附近落地,並使他的一耳暫時失聰數小時。 Redle 的戰車被迫退回到露天採石場尋求掩蔽,而步兵在迫擊炮和炮兵掩護下試圖摧毀自走炮也沒有成功。

1630時,營指揮官 Harry Sweeting 中校要求第34師向卡西諾( Cassino )發射大量彈幕,並且下令來自 A 連的預備隊─4或5台 Sherman 戰車前進到城鎮中。此時,步裝協同已全然失效─步兵指揮官必須後推數百碼以得到營指揮官的命令,K連被迫撤退回集結區。雪上加霜的是,A連裝甲排指揮官的無線電被德軍所截獲。當戰車進入卡西諾( Cassino )時沒有步兵支援,只有發現這些戰車沒有步兵掩護的德軍埋伏等著他們。

直射炮火摧毀隊伍中最後一輛戰車,因此其餘戰車被困住。他們試圖尋找突破機會,但德軍帶著反戰車武器、手榴彈和炸藥尾隨在後。雖然3或4發的反裝甲彈藥未能擊穿其中一輛戰車。但步兵突襲將他們一台台解決。因戰場情勢不明,  Redle 接獲命令撤退。由於無線電不通,他下令他的駕駛兵進入城鎮中傳遞撤退命令。他只找到一台隸屬 A 連但空空如也的戰車。

次日,來自760戰車營的一個連的中型戰車被配屬予756戰車營以填補先前重大損失的火力。執行官 Welborn Dolvin 少校被指派前往隨之進入卡西諾( Cassino )的步兵133團3營。 Dolvin 的戰車遭到高速穿甲彈擊中並起火。幸運脫出戰車的  Dolvin 衝刺到能與營通訊網路通訊的 Redle 的戰車,並在後方繼續指揮進攻。

 Harry Sweeting 中校在無線電中詢問:「是什麼拖延了攻勢?」

 Welborn Dolvin 少校看了一下四周,表示:「我不知道,中校,但我認為是德軍。」

又一波的炮火壓制落在卡西諾( Cassino ),而第760戰車營的 C 連和步兵再次試圖推進。 Leo Trahan 中尉的第2排伴隨著約50名步兵試圖攻占城內的4到5棟建築。再經過幾乎造成撤退的混亂之後,戰車和步兵終於再度重新協同行動。 再混亂中Trahan 的座車遭到擊中並且起火,而第二台車也拋錨。在其他 C 連的戰車協助下,第760營和756營戰車營會師並在卡西諾( Cassino )街頭激戰,直到2月7日回到原單位歸建為止。

接下來一個月,756戰車營的中型戰車連以排規模(通常這代表3台戰車以內)和步兵作戰。美軍主要在夜間對德軍發起進攻,因為日間德軍的觀測足以以重炮阻止任何行動。戰車兵的主要任務是在堡壘牆上炸出一個洞供步槍兵通過,炮手大量使用穿甲彈。

推進是以10碼來計算,裝甲兵學到在瞬息萬變的城鎮戰中和步兵協同是艱鉅的考驗。 Howard Harley 中尉在2月12日因為受到反戰車火箭攻擊而損失他的座車,稍後他提到:「這是因為激烈的戰鬥使我們和步兵分開。有時候你會失去理智去追逐目標,甚至不知道你已經失去理智了。」見證整個行動的英軍觀察員評論到:「一開始推進的時候,戰車間彼此相互掩護。一旦進了城鎮,這就變成各車的事了,每台車都必須試圖自衛…配有延時引信( delayed-action fuse )的75mm高爆彈( HE shells )終於一吋一吋地摧毀設防建築…在許多場合,戰車依照步兵請求提供近距離支援;但這增加了戰車被擊毀的風險。從上層窗戶發射的槍榴彈、反戰車爆裂物或火箭彈擊穿戰車頂部裝甲,造成乘員傷亡…在一次對城鎮的突襲中,至少200發彈藥擊中單一戰車。儘管如此,步兵仍希望能有近距離支援。」

Harry Sweeting 中校告訴觀察員,戰車距離步兵5碼「是種應急的做法…不應該成為常態。」英軍軍官也注意到,德軍常常在巷戰中積極運用自走炮─布署在直射距離,開火,然後撤退─因此與美軍戰車交戰的機率非常的高。當地有少數較長的街道,現場指揮官指定當地僅有友軍戰車能通行,其他車輛只要出現即可開火。德軍通常在城外使用他們的四號戰車,但偶爾也會像美軍使用 Sherman 戰車一樣運用。

David Redle 中尉描述其中一次遭遇,當 Haskell Oliver 士官長的戰車經過城鎮中監獄牆上的一個洞時,突然有一團火光從戰車前方掠過,士官長馬上倒車。 Sweeting 中校在鄰近的觀察哨中通知他們那有一輛四號戰車正在朝 Oliver 開火。中校表示:「幹掉那台戰車。」

步兵看著 Oliver 的車組員下車,在一塊大石頭後方用望遠鏡觀察整個情勢,並且得知四號戰車的埋伏地點,然後想出一個計畫。車組員重新回到車內就位。 Oliver 確定大家都準備好了。

Redle 中尉回想起“在 Oliver 的指揮下, Roy Anderson 將油門踩到底, Sherman 戰車瞬間發出怒吼;他拉動操縱桿好讓戰車和那台四號戰車城一直線,然後拉回操縱桿讓戰車急停。 Bert Bulen 將頭靠在瞄準器上,看到地面隨著30噸重的車身晃動,接著將準心恢復水平,轉動炮塔,發射第一發炮彈。他的手眼協調能力讓他有辦法在準心還在移動時射擊第一發。 Ed Sadowski 隨著 Bulen 的開火速度不斷將炮彈裝入後膛閉鎖系統中。 Bulen 不斷調整俯仰角和折射鏡一次又一次地開火。那台德國戰車很快就完了。」

第34步兵師從未拿下卡西諾( Cassino )。隨後盟軍發起三次意圖占領城鎮的突襲,但都以失敗作收。最後才在盟軍五月切割古斯塔夫防線( Gustav Line )時才陷落。美軍裝甲部隊決定保留實力等待下一場戰鬥。三月時,第760戰車營和數個驅逐戰車營支援第四印度步兵師和第二紐西蘭步兵師意圖占領卡西諾( Cassino )的行動,但仍以失敗告終。

 

相關網頁: World War II History by Harry Yeide

本文參考書籍: The Infantry's Armor


分享你的看法或參與討論

關閉